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 -> 森工时政
书写在森工大地上的辉煌诗篇 ——写在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挂牌前夕
2018-06-29    陈杞 张雪    黑龙江林业报

  黑龙江森工重点国有林区,是全国最大的国有重点林区和森林工业基地,经营总面积1009.8万公顷,有林地面积853.2万公顷,占全国国有林面积的14.6%。

  这里,绿波浩海;这里,森林无边;这里,民风纯朴;这里,人民勤劳!

  从1945年到2018年,73年来,在黑龙江森工的开发建设者,感天动地、奋勇无畏的龙江森工人,用他们的心血和汗水谱就了一首首壮丽的森工史诗。


  1(1945年-1979年)

  黑龙江森工重点国有林区是国家支持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支柱产业之一,是黑龙江省建设“八大经济区”“十大工程”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省重点国有林区主管部门,龙江森工承担着森林资源管理、林区社会管理和企业管理职能,下辖4个林管局、40个林业局、627个林场(所)和21个林产工业、林机修造企业以及公检法司、科教文卫、森林调查、建筑施工等处级以上企事业单位140个。林区总人口160万人。

  建国以来,黑龙江森工林区累计为国家生产木材5.2亿立方米,年木材产量最高时达到1260万立方米,占全国产量的33.5%。累计上缴利税120亿元,更新造林保存面积313.7万公顷,建设了完善的林业生态体系、发达的林业产业体系、繁荣的生态文化体系、和谐的林区社会体系,为国家和黑龙江省的发展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今天,黑龙江森工林区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做出新的选择。

  让我们乘坐时间的列车,把画面凝固在那从前的岁月。

  龙江森工的开发建设,要从1945年末讲起,那是百废待兴的恢复时期,政府在原有的基础上先后改建了山河屯、苇河、东京城、大海林、柴河、穆棱、绥阳、铁力、朗乡、带岭、南岔、兴隆、绥棱13个林业局。 1946年,黑龙江解放了,大森林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手中,当时的任务是收拣困山材和采伐木材支援解放战争。

  1948年冬,黑龙江地区人民政府组织各县农民采伐大队进山采运木材。他们的口号是:“多生产木材支援前线、换回枪支大炮、巩固东北后方根据地!”据统计,当年松江、合江、黑龙江3省完成采伐木材任务共203万立方米,同时修复桥梁和森林铁路260公里,年运材量可达33.5万立方米,开拓江运695公里,年运材量可达35万立方米,有力地保证了前线军需用材,为促进全东北解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49年 10月,第一面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广场上冉冉升起。勤劳勇敢的龙江森工人又一次担负起国家经济建设的光荣任务。黑龙江省一批有识之士、转业官兵纷纷投入到全面开发建设黑龙江森工林区的洪流当中。

  至此,第一批开发建设者踏进了林海,在茫茫的森林里留下了第一串艰辛的足迹……

  “先生产,后生活,生产到哪里,就在哪里建家园。”第一批新建的林业局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开发建设的。

  龙江森工最初的名字叫东北林务总局,隶属于东北行政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和东北人民政府工业部,下设松江省、黑龙江省林务局。1950年东北人民政府农业部林务局成立;1951年8月,东北人民政府为了加强林业工作成立了林业部;1953年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关于改变大行政区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机构和任务的决定,原东北人民政府林业部撤销,成立东北森林工业管理局;同年,取消森林工业局,改伊春森林工业局为东北森林工业管理局伊春分局。原各林务局一律改为森林工业局;1954年6月国家林业部决定组成哈尔滨、吉林、伊春三个森林工业管理局,直属国家林业部领导,成立了哈尔滨森林工业管理局和伊春森林工业管理局。1958年 4月,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决定,各地森工局一律改为林业局,伐木场和森林经营所改称林场;1963年1月1日,东北林业总局成立;1967年起,东北林业总局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资源遭到破坏,生产处于无序状态;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尤其是党的三中全会的召开,使黑龙江省林业重获生机。

  那是一个国家大发展、林业大发展的年代。新中国成立后,各行各业都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黑龙江森工每年为国家生产输送大量的木材,采伐量最高时达到年产1298.6万立方米,在这个国家建设的关键时期,为铁路、交通、国防、建筑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被称为林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当时的黑龙江森工是共和国林业战线的骄子,是黑龙江省“煤木粮油”四大经济支柱之一。

  从1949年建国起,黑龙江森工的木材运输先后经历了水运、森铁和汽运三个阶段,每个代表阶段都包含了艰苦奋斗的森工精神和甘于奉献的爱国情怀。

  绥棱林业局是东北林区最早拥有森林铁路的企业。林区的城镇,是在开发者的脚步和伐木人的号子声中诞生、并随着森林小火车铁轨的不断延伸而发展起来的。亚布力、苇河、朗乡、铁力、伊春、加格达奇、莫尔道嘎、牙克石……有人说,这些城镇都是用小火车运来的。

  据统计,当年全省在已修复通车的667公里线路基础上,又新展修420多公里。从而使大量木材源源不断地运出林区,不仅保证了解放战争的需要,而且也为建国后恢复国民经济和进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建设打下了良好基础。

  1949年,黑龙江林区实际木材产量已达140万立方米。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龙江森工迎来大规模生产的黄金时期。每年大量向国家输送木材,直径相连接,其长度可以搭建起从地球通到月球的天梯。


  放眼这片丰饶的宝库,如今虽没有了流放时振奋人心的号子声,黑龙江、松花江、牡丹江略显沉静,但那一曲曲蜿蜒延伸、在绿色帐幔间淙淙流淌、欢快跳跃的江河水仍在诉说着林业的故事;兴隆、柴河、桦南……一道道森林铁路网络纵横交错,虽听不到森林小火车的汽笛声,但这些交织的铁轨如玉带般在青山绿水间飞旋缠绕,舞动的是森工林业的大无畏大奉献;张广才岭、完达山脉……一辆辆运材汽车载着沉甸甸的优质木材通向全国各地,支援全国建设。而身后的通场山路,已将森工为国家建设的贡献深深的烙在了黑龙江这片土地上。

  日月更迭,他们见证了新中国的成长历程。

  为了祖国的建设需要,林业工人奋不顾身,但为了子孙后代,也要青山常在,永续利用。

  有人说,面对这片红松林,画家看到的是画,诗人感受的是诗,我们则是沉甸甸的责任。

  1964年,国家提出了“以营林为基础”的林业建设方针,将生产单位经营范围固定下来。到1976年,森工系统生产建设总的布局已经形成40个林业局、367处主伐林场、250处森林经营所(不包括大兴安岭林区),森林工业企业正式由单一伐木生产型变为以林为主全面经营型,开始走上采育结合、全面发展的新阶段。

  1970年春,一场千军万马战荒山、绿化荒山凸岭的造林大会战在林口林业局展开。一举造林6万亩,拉开了营造百万亩人工林的帷幕。当年,林口局实现造林10万亩。

  当黎明的曙光洒向黑龙江林区崇峻绵延的山岭、苍莽浩瀚的森林,浓浓绿色与初升的太阳构织出一幅生机盎然的森林图画。

  岁月如河,白驹过隙。

  光辉的30载,黑龙江森工栉风沐雨,从量的贡献到质的贡献,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在新中国建设的功劳簿上屡记功勋。森工的林业工人披荆斩棘,为共和国的发展贡献一生,他们的名字在新中国建设的英模榜上熠熠生辉,他们,无上荣光!

  2(1980年-1997年)

  进入八十年代,黑龙江省森工出现了森林资源危机和企业经济危困。“两危”如一场突如袭来的暴风雨,席卷了森工林区。

  长期支援国家建设的过量采伐,超负荷的作贡献,加上林区建设投入的先天不足、社会负担过重、束缚生产力发展的“三单一大”旧模式始终未能得到有效破解,从而导致了森林资源数量急剧减少、森林质量明显降低,当时有13个林业局可采资源基本枯竭。黑龙江森工全行业开始出现亏损,“两危”形势日益加重。

  为了缓解这两大危机,国家和黑龙江森工林区开始积极探索办法,突出重围。

  1981年5月25日,国家决定提高木材价格,提价幅度为10%。

  1982年,为了节约森林资源,黑龙江林业总局颁布《伐区准备作业规程》。同年,在桃山林业局召开“木材冬运工作会议”,总结了“坚持大搞枝丫材生产”和“枝丫材生产顺集捆装机械化流水作业法”,并把枝丫材列入企业年计划下达。

  也就是在那一年,森工各林业局职工群众开始向荒山荒地大举进军,用自己的双手栽下一棵棵绿色希望。

  1983年,总局在桃山林业局召开资源开发现场会,这实际也是一次林业改革的动员会。会议提出“割除‘三单一大’弊端,实行一下(调减木材产量)三上(大上营林、综合利用和多种经营)”的战略方针,全民、集体、个体三个一起上,走社会办林业之路。从而把森林经营纳入企业改革的重要内容,使更新造林由170万亩上升到200万亩。

  林业“两危”的重点是资源危机,加速资源的培育、强化森林经营方式的改革是重中之重——大森林要休养生息,森工企业要生存发展,林区职工要脱贫致富。


  调整产业结构成为了脱困的突破口和主攻方向。

  1984年,森工总局提出了“今后发展战略的指导思想是坚持一个方针,实行‘一下三上’综合经营,立体开发”的战略目标。

  1985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正式实行。这无疑为森工摆脱“两危”、振兴林业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为了换取重点国有林区森林资源的复兴,换取青山常在、永续利用,换取林业的可持续发展,森工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从1986年开始,森工主动大幅度调减木材产量。1260、1062、1000、877,到1997年,已由1260万立方米调减到695万立方米。

  随着木材的减产,龙江森工人开始在逆境中求生,在困难中奋起。

  历史作证,在那个不平凡的春天里,森工人的艰辛努力。

  1987年,森工林产工业系统在松江胶合板厂、香坊木材厂、正阳河木材厂等9个大厂实行了承包经营责任制,使企业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强化了企业经营的独立性。1990年,全省森工系统林产工业总产值达到17.93亿元,比上一年增长83.1%。

  合江林业模式的探索,使多种经营生产由多年的封闭型、自给型经济,进入了与市场相联系的商品流通领域,商品率达到70%以上。“合江模式”和其中蕴含的创新思想也由此推向整个林区。

  “场自立、户自立、人自立”“绿起来、活起来、富起来”!

  越来越多的林区人放下了包袱,解放了思想,破除了传统观念的顽固束缚。

  1990年2月,省委召开常委会专题研究治理森工“两危”问题,制定下发了《治理森工“两危”,实现“两个良性循环”的方案》。一场轰轰烈烈的“拯救大森林,维护生命线”大讨论之后,获得了社会的广泛共识。森工各级党政组织按照治危兴林的思路和要求,响亮地提出“正视困难,坚定信心,动员起来,治危兴林,路在脚下,贵在有恒”的响亮口号,一场跨世纪的治危兴林工程开始了!

  作为这场跨世纪工程的发动组织领导者、时任省森工总局党委书记余弘达提出,关键在于把握主动权。面对困境时,正视困难,充满信心,奋斗拼搏,开创局面,这不仅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也是林业工人的本色。经济出现“危困”,但精神不能“危困”!

  从此,林区干部职工群众毅然走上了突围解困和振兴发展之路,在1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林区谱写了一曲自强不息、开拓奋进的壮丽史诗。


  “四向、四靠、四文明、四脚落地林必兴。”这简约易记的十四字口诀至今许多人仍能记忆犹新地背诵并继续实践着,其中蕴涵的森工人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在如今的新林区建设中仍然有着强大的生命活力。

  随着黑龙江森工木材采伐量的不断主动调减,森工上下以牺牲企业和个人利益,换取重点国有林区森林资源的复兴,换取林业可持续发展的壮举,得到了国家和省里的赞誉。他们称,这一保护森林资源的采伐量调减,同开发建设初期对国家所做的奉献一样重要。

  1992年7月,森工总局党委在穆棱林业局召开了全系统营林工作会议,确定了加速资源培育的工作目标,推动了营林工作的大发展。

  这次会议的召开在全森工林区掀起了建设百万亩人工林的热潮。

  就这样,踏遍青山;就这样,尽情耕耘。森工营造的苗木如雨后春笋般根植于龙江大地上,肩并着肩,手挽着手,织成了一片片绿色的海洋。

  1987年,绥棱林业局实现人工造林百万亩;

  1993年,桦南林业局实现人工造林双百万亩;

  1996年,大海林林业局实现人工造林百万亩;

  1998年,绥阳林业局实现人工造林百万亩……

  到天保工程实施前,黑龙江森工已经有24个林业局实现了人工造林百万亩。在《森林法》实施的十年里,一场绿色生态革命正在这里上演——

  这十年,有林地面积净增29.7万公顷。

  这十年,森林覆盖率由建国后的57.3%提高到70%。

  这十年,森林蓄积总量达到64526.9万立方米,比1990年增加1304.1万立方米。

  勤劳勇敢、不畏艰难的森工人又一次在历史舞台上书写了绿色的奇迹、奋进的辉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龙江森工开展的治危兴林战役,不仅获得了重点国有林区森林资源的复兴,更以伟大实践给我们留下了最宝贵的精神财富——顾全大局、自我解困的奋斗精神。它不是某个人创造的精神,也不仅仅是一个英雄群体所创造的精神,它所体现的是一个时代的理想情怀和精神价值观。对于龙江森工来说,它不只是精神的遗产,更是植入林区人骨子里的一股精、气、神,是森工林区延续力、发展力和影响力的根本所在。

  3(1998年-2014年)

  对于龙江森工重点国有林区来说,1998年是一个分水岭。

  这一年,长江、嫩江怒吼,一场特大洪水南北夹击,使全社会加强林业建设、改善生态环境的呼声空前高涨。当年9月1日,中国天然林禁伐令一朝令下,四海瞩目。号称中国天字号工程的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从此拉开大幕。


  经过两年试点,2000年,国有重点林区--龙江森工开始全面实施天保工程,天保工程“继续调减木材产量,大力保护森林资源,加大对森工的政策和资金扶持”的政策,无疑给森工的“两危”带来了希望和机遇,从那时起,森工发生了巨变,这巨变体现在森林培育上,体现在产业结构调整上,更体现在职工群众思想观念的转变中……

  保护生态,恢复造血功能,成为森工人的新目标。从砍伐木材到生态保护,黑龙江森工在经历着一次全新的蜕变。

  森工总局党委以“不惜牺牲经济保生态建设,不惜牺牲眼前保长远”为目标,大幅度地调减了木材生产总量。用数字向世人展示了森工响应国家号召、舍己奉献的决心与气魄。这就是龙江森工,一个峥嵘岁月时擎起国家建设的林业长子,一个治危兴林时自力更生、解危渡关的林业骄子,一个天保工程时主动调减木材产量,积极应对减产不减收困境的林业赤子。龙江森工时刻站在祖国最需要地方。

  2014年4月1日,一个新的历史节点从这里启幕,龙江森工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这是建设生态文明的一项重大战略举措,更是我们林业人的一个重大转折,龙江森工真正实现了由木材生产为主向生态建设为主的历史性转变。

  在林区人眼里,国家的利益从来都是高于一切的。

  从“砍树人”到“种树人”,森工人实现着身份的最大转变。

  在森工林区,有许多人们耳熟能详的造林模范和英雄人物。

  马永顺、杨庆珠、刘殿才、孙海军……就是其中的领军者。

  十几年来,森工林区有很多人自费营造民有林都在1000亩以上。

  双鸭山林业局、苇河林业局、海林林业局,绥棱林业局……一个个百万人工林的绿色丰碑矗立起来,而林口林业局更是创造了双百万亩人工林的奇迹,这些绿色的丰碑成为一个天然的生态屏障,为国家最大的粮仓保驾护航。2000年实现了造林200万亩的宏大目标。

  2008年11月,在国家林业局和总局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全国国有林区唯一一个《人工林优质高效森林经营示范项目》在林口林区全面启动。到2011年1月,林口局人工林优质高效共经营作业36597亩,出材6794立方米,平均每亩消耗蓄积0.38立方米、出材0.18立方米。

  大规模、高质量地营造人工林,是龙江森工系统营林战线采取的重要举措。1998年以来,全林区的人工林以每年50万亩的速度持续递增。目前森工已有过半数的林业局实现了百万亩人工林的目标。而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提出,营林产业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

  巍巍大山,生机无限。一幅营林产业化发展的壮丽图景,绘不尽龙江森工的秀美山水,绘不尽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幅画卷在林业工人手中徐徐展开,他们由过去的伐木工变为现在的护林员、营林员、森林生态保卫者,不仅是思想的跨越,更是一次革命性的变革。

  在这样的历史进程中,那一片片人工林傲然伫立,向世人展示着林区的前景与明天。

  新中国林垦部部长梁希在描绘新中国的远景时用了这样的词句:“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替河山装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

  却愿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大规模、高质量、大动员、大造林的营林方式为天保工程的实施注入了不竭的动力。

  正因如此,黑龙江森工在全省生态保护中的重要地位和屏障作用日益彰显,森林资源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和恢复。

  天保工程实施以来,森工森林生态系统的不断完善,为生态体系多样化打下良好的基础。

  2013年6月,在桦南林业局,连续出现三次东北虎的足迹。19年才出现“王者归来”,让森工林区振奋不已。它不仅证明了我国野生东北虎的活动范围在不断扩大,也验证了龙江森工生态环境得到了显著改善。


  据不完全统计,近五年至今我省共发现野生东北虎实体达20余次,发现野生东北虎足迹、伤害家畜、听到虎啸等活动痕迹达400多次。沾河林业局先后救助了白头鹤三只,白枕鹤两只,丹顶鹤一只,白头鹤鹤雏三只,白枕鹤鹤雏四只。2012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正式授予沾河林业局“中国白头鹤之乡”。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单篇论述生态文明,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未来生态文明建设的宏伟目标,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总体布局的高度来论述,这表明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布局认识的深化,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五位一体的高度来论述,也彰显出中华民族对子孙、对世界负责的精神。那么,如何实现“美丽中国”,龙江森工给出了一个铿锵有力的回答!

  绿色是春天的颜色。守着这充满希望的“绿色银行”,森工人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描绘着丰收的画卷。

  天保工程实施以来,黑龙江国有森工林区宣告了“独木支撑”时代的结束,印证了“多业并举”辉煌的开启。

  它不仅为危困中的森工带来“真金白银”的输血式扶持,也同时带来了转产转型的造血式支持。森工全行业扭亏为盈,林产工业整体实力不断发展和壮大,主导经济发展的作用进一步显现。

  多种经营做为替代产业,在经济效益的增长上发挥的尤其淋漓尽致。

  也正是有了天保工程的支持和森工人的不懈奋斗,仅2009年到2014年间,森工经济在木材大幅调减的情况下,仍年均增长16.3%,职工工资收入年均增长18%;在调整产业结构上,立体化开发为森工带来了无限潜力,从树下到树上,从立足林区到走出国门,产业发展正在以雄鹰翱翔般的速度飞驰。绿色食品、北药等一批具有森工特色的产业展露新姿。旅游业形成了亚布力、中国雪乡、凤凰山、汤旺河石林、五营森林公园、大沾河湿地等一批冰雪旅游和森林生态旅游知名景区,2013年接待游客370万人次,旅游产值及收入达到15.5亿元。

  改革创新激活了沉睡的山林。

  随着天保工程的深入实施,林区经济和生态的好转让龙江森工再次抓住发展的机遇,实现从林业经济向林区经济华丽转身。

  静谧的次生林地散发着转型的幽香。

  那时候还被称为“双峰林场”的雪乡停止了木材采伐,旅游收入从不到5万元蹿升至5000万元。小山沟里的137户人家的户均年收入超过10万元!旅游旺季的时候,不仅是双峰林场,周围的永安林场、杨木沟林场、太平沟林场的家庭旅店瞬间爆满,甚至于百公里以外大海林局的宾馆、旅店也是一房难求,书写着资源变“白金”的奇迹。


  作为全国最大的国有重点林区和森林工业基地,龙江森工是东北大粮仓的天然生态屏障,也是黑龙江、松花江等六大水系主要发源地和涵养地,生态地位十分重要。黑龙江林区启动“天保二期工程”和“大小兴安岭生态保护和经济转型”等规划,木材生产量要从最高时的1260万立方米调减到89.4万立方米。应对挑战,黑龙江森工将营林、木材生产、林产工业、种植养殖、森林食品、北药、森林生态旅游、清洁能源等“八大产业”成为主攻方向,林下经济已俨然成为林区经济转型的一块“试金石”。

  林区经济效益的增长,受益最大的就是林区的职工百姓。

  修路、通水、通电、棚户区改造,加大教育卫生投入,每年十件实事的民生之举,让林区职工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森工发生的变化,也切切实实的享受到了天保工程带来的好处。

  森工总局党委、总局对民生的投入逐年增加,“十一五”期间,森工用于改善民生的基础设施投入累计达到94.1亿元,道路交通有了很大改善。其中2010年改造棚户区495万平方米,9.9万户居民搬入新楼房,职工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得到极大改善。

  天保工程实施以来,共计分流安置407912人,解决了“人往何处走”的难题,妥善地安置了职工就业。

  十几年来,森工的经济社会发展始终贯穿着“以人为本”的主线,民生期待备受重视,民生政策不断出台,民生投入持续加大。龙江森工从环绕着一片林地的低矮旧瓦房、小街里弄,变成了高楼林立、灯火辉煌的现代化生态城镇群。

  社区服务全面了、老有所依了、人才回流了、百姓安心了、居家养老、城市管理……每一张叫得响的靓丽名片背后,是这一群在林区默默奉献、挥洒汗水的干部和群众。

  棚户区改造,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森工要求把棚户区改造与推进林区城市化结合起来,切实改善林区职工住房条件,实现面积增长、功能完善、标准提高、环境改善、居住舒适。


  截止到2014年,森工改造棚户区累计投入282亿元,面积达2360万平方米,建筑规模是龙江森工开发建设60年来的总和。

  “十一五”期间,森工不断转变观念,把文化建设当作凝聚力工程来抓,坚持“文化育人、文化兴林、文化强林”的原则,不断壮大文化人才队伍,积极探索长效工作机制,与小城镇配套的职工休闲活动场所,与生态林场(所)相契合的农家书屋、综合文化活动室和健身广场、活动器材等一应俱全,基本形成了良好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让职工群众享受到了健康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

  这时候的龙江森工,真可谓浓墨重彩描绘最美林区,载歌载舞欢乐千家万户。

  4(2014年-2018年)

  2014年4月1日,祖国的绿色长子洗尽铅华,告别伐木时代。

  龙江森工持续半个多世纪的采伐历史从此结束,进入休养生息阶段。森工人从此放下斧头,由砍树人、伐木人转变成种树人、护林人,彻底实现由木材生产为主向生态建设为主的历史性转变。

  停伐,意味着全面告别旧有的生产模式,森工人深知肩上重担的分量:推进产业转型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在要求,是停伐后的大势所趋,是森工加快发展的必由之路。

  森工人带着信心与决心,砥砺图强,奋起直追,打响了一场转型时代的开拓战。

  转变,首先从思想开始。

  森工总局党委提出的要求掷地有声:“森工各级领导干部必须摈弃靠国家给钱过日子的‘等靠要’思想,切实增强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增强加快转型发展的紧迫感和责任感。只要我们上下坚定信心、迎难而上,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森工经济一定会实现持续健康发展!”

  2014年,全省森工转型发展研讨会暨产业项目建设推进会召开。会议决定,从现在开始,开展产业转型三年决战,到2017年底,森工的产业转型要取得明显效果,形成森林食品、北药、生态旅游、仓储物流和境外资源开发等新的支柱产业,生态产业成为主导性产业,每个林业局都有两到三个大型立局骨干产业龙头,黑森产业集团的整合性、牵动性作用明显增强,形成产业集团化发展新格局。


  为了把停伐令真正落到实处,森工总局党委、总局出台《保护森林资源“十不准”》,坚决守住停伐红线不动摇。不准在伐区内再有商品材运输和集材作业活动;不准乱开垦、乱采金、乱开矿、乱占地、乱种参、乱挖鱼塘、乱捕乱猎、乱造民有林……

  一项项规定出台,如同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森工人坚持以解放思想为先导,凝聚了“多干快干、苦干实干、务实高效、跨越争先”的精神,形成了“早转型大发展、不转型难发展”的共识。

  随着东京城林业局老锯手颜丙军伐下最后一棵商业性木材,宣告着森工林区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时代的开启。老锯手对这片大山颇有感慨。“放了快30年的树,这是最后一棵,以后再也不能拿锯放树了,心里挺有些感想。过去,为了国家建设,林业人拿起了斧头,今天,为了生态建设,林业人又拿起了镐头,要由过去的砍树人变为种树人、管树人。

  柴河林业局确定了“转岗不下岗,分流不失业”的总体方针,贮木厂厂长张玉忠带领职工率先转岗到旅游、绿色食品加工、基本建设等岗位,316名职工全部实现转岗就业。

  沾河林业局在富余人员分流上推陈出新,实施山下行业就业为主向山上森林生态经营就业为主的战略性转变。林业职工开始转变多年来形成的以木为主和想方设法到山下单位就业的观念,实施木材生产向森林生态经营、山下向山上的战略性人员转移。

  桦南林业局开展了“解放思想大讨论”和“我为企业做什么”大讨论活动,确定了借助林场所整合撤并发展林下经济的规划。

  “转型发展不仅要体现在产业上,更要体现在思想观念上。”停伐以来,林口局党政班子形成了这样的共识。


  仅停伐一年间,林区就解决新增就业2.91万人,实现困难人员就业1.81万人,职业介绍成功就业1.88万人;向发达地区输出劳务3000余人;增加公益性岗位2400个,增加就业资金3000万元;创建了柴河、绥阳、绥棱等10个总局级创业孵化园区,目前已培养实用技能人才3500人。2014年,森工还举办种植养殖、家政月嫂、物业等系列培训班385期,培训人员4.25万人,用高速发展的现代服务业来提高就业,全林区消灭了“零就业”家庭。

  随着停伐号角的吹响,森工人彻底从“伐木人”变为“护林人”,林子被守起来,在营造林这条道路上,森工人做的比以往更好。

  资金使用上“捆着花,分着算”,地块落实上“套着干,分着验”,劳动力布局上“统一班组”作业,调查设计实行“一条龙设计”,森林抚育设计的同时,有选择性地营造红松等抗性强树种……

  从1945到2018,黑龙江省森工总局经历了73个春秋,喜悦伴着汗水,成功伴着艰辛。它的青春献给了祖国的发展建设,它的年华与共和国共同成长,73年来,森工人勇敢地肩负起国家各个发展阶段的历史重任,坚决贯彻各项战略部署,坚决守住了祖国最北端的生态屏障。挥挥手,向历史作别,昂起头,迎接一个新的时代!

  【图片提供:郭柏林 赵玉刚 刘东举 庞宪群 苏文莲 陈维国 佐秀芹 姜峰 马洪亮 张务政 王洪平】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08288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