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那时,我们的山窝窝
2018-09-10    杨森    黑龙江林业报

  那时,我们生活在一个山窝窝里。

  说山窝窝,意思是村子不大,群山环绕,仅西边有个山口,七拐八折的一条路通往山外。

  说山窝窝,就不能不先说山。


  要比山的嵯峨,那的山还真数不上。但要论山的富饶,那山可真该坐头椅了。俗话说靠山吃山,这话一点不假。

  吃山先“吃树”。要知道那儿可有地道的原始森林啊。放眼望去,莽莽林海,松涛阵阵,一搂抱不过来的大树满山都是。山上红松、椴树、黄菠萝、桦树、水曲柳这些都是名贵的树木。它们姿态各异,风采迷人,绝对是树王。

  我最喜欢白桦和水曲柳了。白桦,修颀挺拔如窈窕少女,树皮呢,则如美人白润的皮肤。只是那树皮一根火柴就可让它呼呼燃烧,像个可观不可亵玩的烈女。水曲柳呢,是做家具的好材料。阳光充沛时它还会淌出很多甜汁,滋味不亚于蜂蜜,喝得人嘴里黏黏甜甜的。


  那时,林区工人的工作主要是伐树,油锯一开,一棵棵大树轰然倒地。还别说大树倒地还真有气势,弄得山林的回响此起彼伏、经久不绝。伐下的树木运往全国各地支援国家建设,成为林区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剩下的枝丫都可当“规格材”做纤维板卖钱,实在不行的也可做饭和取暖,冬天烧得屋里暖烘烘的。嗑着瓜子,唠着闲嗑,一家人坐在热腾腾的土炕上,其乐融融,温馨美好的感觉只有山窝窝人才知道吧。

  除了“吃”树,我们还“吃”山货。野菜、野果都是上好的佳肴。

  春天到了,黄的、白的,刺眼的冰凌花渐次绽放在未融的雪地里,“猴腿”“广东菜”、蕨菜、山韭菜、刺嫩芽等野菜也在地上、树上潜滋暗长了。

  “广东菜”可不是生在广东,实际就是“黄瓜香”,蕨菜的一种,可我不明白为啥人们叫它“广东菜”,想来是夸它的好吃吧。会让你从北方一下想到南方。

  不知咋的,我那时特喜欢吃山韭菜。母亲说,山韭菜有啥好吃的,还有一股子蒜味。我说,山韭菜包饺子多香啊。你那时若让我们去采山韭菜,我们会像欢快的鸟儿飞向山间。

  可别小看那些山野菜,今天若能在大酒店吃到它们,算你幸运有口福。那口味绝不亚于吃一顿稀有的饕餮大餐。它们营养丰富、味道鲜美、绿色天然。

  树养活了我们,这些野菜则像佐料一样让我们的日子更有味道了。

  夏天或秋天你若有幸行走山间,那山就是花果山,各色的野果就是孙悟空也不再惦念天上的蟠桃了。


  瞧,甸子里那一颗颗紫色的哈塘果,山腰间那一大片一大片的“坨盘”,这些都会染得你的嘴和手紫紫的、红红的,让你忘乎所以唯将甜蜜美美地留在心间。而树上挂着的圆枣子、野葡萄又会让你甜倒牙。秋天,楸子树下铺满了一层厚厚的山核桃,有时一棵树下就能捡一大背筐核桃。还有松塔,顶在高高的松树梢上,远看还真像松树的塔尖。山窝窝人管采松塔叫“打松塔”,多么形象生动的说法啊 。“打松塔”要准备一根带钩的长杆子,还要会爬树敢爬树。父亲领着我们上山“打松塔”,爬树自然落在我身上,因为那时我利落的像个猴子。松树很高,需要带着杆子爬上去“打”。但有的松枝离地面太高,树干又粗,实在无法爬。爸爸就用杆子在下面托住我的脚一点点向上爬,那情景不像是“打松塔”,倒像是去树上“炸碉堡”。

  打回的松塔晾干后,这才用棒子真打,棒子一敲松仁就哗哗的掉出来了。松子可以卖也可以吃。如果想吃,也可不打,直接烧,然后再打。这时的果仁最有味道了,就是现在一些高档酒店还有“松子玉米”这道菜呢。

  我们的山窝窝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蓝天白云,是桃源,是福地。那山、那水成为山窝窝最美的旋律和歌唱。

  我们的山窝窝啊。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08288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