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心海拾贝——忆师恩
2018-09-11    倪红娟    黑龙江林业报

  在我的学生生涯中有一位老师最让我难忘,它就是教了我六年的小学班主任刘老师,之所以难忘,是因为她不仅是我的师长,更多时候她让我感受到的是那种近于母亲的关爱和一种温暖的理解。在她的眼里,我不只是学生,更是一个孩子,一个朋友,她在把师恩以知识的形式传授给我的同时,也把师爱赠予了我。因此一看到这张熟悉的照片,我马上想起了那所山村小学,想起了伴我度过那段纯真岁月的刘老师,那照片上的画面不就是她陪我们高高兴兴在一起做游戏的场景吗?


  回忆如潮。小时候我没上过幼儿园,故乡的小村也没有幼儿园。那时几乎家家孩子都多,大人又都很忙,很多家都是大孩子哄小孩子,我因为哄两个妹妹,九岁才上一年级。虽然书读的晚了些,但却因此有幸遇到了一位好老师——我的启蒙老师刘老师。那时她刚刚送走一届毕业生,我是她三十多年教书生涯中的第二批学生。她年轻、热情、善良又开朗,用句现在的时髦话说,她是我们心中的女神。在我们眼里她是那么的完美,好像无所不会无所不能无可挑剔。她的课讲得特别好,是所有老师和学生公认的,她从不需维持课堂纪律提醒同学们注意听讲,因为上她的课几乎就没人溜号,尤其是她朗读和讲解课文时,孩子们都被不由自主地带入其中,我至今还记得课堂上的情景,一张张扬起的小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当她刚提出一个问题,一只只小手便争先恐后地举起。得到她的表扬或鼓励是我们最快乐的事,会开心好久好久。

  那时的山村几乎家家都不富裕,能吃饱穿暖的就算是好日子,缺衣少食的人家不在少数。上六年级时班上新来个从上届留级下来的男生。他妈妈有精神疾病,犯病时无法自理,更别提照顾孩子了,他家里兄弟姐妹很多,只有爸爸一人又当爹又当妈根本照顾不过来,因此他常常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已经落雪了,可他还穿着一双秋天穿的破了洞的单鞋,课间在和同学们一起出去做操时冻得直跺脚。刘老师发现了把他带回教室,一问才知道他还没有过冬的棉鞋。第二天上课时老师便给他带来了一双崭新的棉鞋和一双毛袜子,鞋是老师爱人新买的准备出门穿的还没上脚,毛袜子是老师为爱人织的也还没穿过,她却一起都拿给了学生。这件事当时让我们感动不已,也羡慕不已,都恨不得把那个男生换成自己。现在提起这事,不只我,几乎所有的同学都记忆犹新。前两年小学同学微信群建立后,大家在一起聊天回忆刘老师对学生的种种关爱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那双新鞋,当年那位男同学说起此事更是心情激动,他说老师对他的这份爱他这辈子都不会忘,如今生活条件好了,但从小到现在他穿过的所有鞋中唯有那一双最珍贵,它是无价的,因为那双鞋上有爱的温度,这些年每当想起时,他的心中都会倍感温暖。

  刘老师用爱温暖着我们,也用朋友般的理解使得我们的心与她越来越近。记得有一次在全校作文竞赛上我班本来有望夺魁的两位同学竟一同落榜,(其中有我一个,)不知怎么弄的,那次我俩下笔千言离题万里,双双跑题,这是以往从没有过的情形,之前的几次竞赛我们都是第一。本以为老师会大失所望地责备我们一番,因此心里颇有些不安,没想到她在公布成绩时幽默地说:“这次我们不小心,考了个倒着数的第一,不过胜败兵家常事嘛,下次我们小心些,正着的第一就又是我们的了。”她的话刚说完同学们就笑了,我俩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心里一下就轻松了许多。多么善解人意的老师啊,我们无法不爱她啊!

  花开花谢,岁月的脚步从不停歇。如今老师早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我们这些学生也已人到中年,但是无论有多少人事渐随岁月远去,却总有一些一直幽居在心底,如退潮时大海赠予的美丽贝壳,那绵长的师恩一直燿燿闪光,映亮我的这些美好回忆。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