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狮栗子的怀念
2019-01-08    周忠斌    黑龙江林业报

   家乡的荒山上长出了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这使我想起了儿时在树林里放牛的情景。

  儿时到树林里放牛,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去寻找狮栗子了。说起板栗,也许有很多人知道,但提起狮栗子,知道的人恐怕不多。

  狮栗子,是老家山林里一种野生的果子。树高约10多米,树皮暗灰色,树桠枝上有椭圆型的皮孔,无毛,叶互生,叶片披针形或卵圆形,成熟的狮栗子像板栗一样穿着一层带刺的外壳,远远望去,犹如一个个小小的狮子脑壳躲在树叶丛中,风儿一吹,仿佛狮子在林中不停地跳动。也许这就是人们称它为“狮栗子”的原因吧。

  儿时去摘狮栗子,是因为狮栗子比板栗要容易寻找得多。因了野生,随便摘没人管。不像板栗,被看山社员逮到后,要扣自家粮食。因为生产队要靠卖了板栗去换取队里的生产用具。如果生产队的板栗被偷了,而看山社员又没发现是谁偷的,那就只有看山社员自己去赔了。所以看山社员一天到晚都把生产队树林里那几棵板栗树盯得死死的。

  狮栗子由于果仁太小、长得又丑,城里人不愿掏钱去买,生产队也就懒得去管了。因了这些,狮栗子反而成了我们这帮小孩子最大的乐趣。每当我们发现一棵未摘的狮栗子树时,立即把牛绳一扔,脱下胶鞋,爬上树梢,摘下一束狮栗子,丢一颗在嘴里,“叭嘣”几下,一丝淡淡的甜味涌入脑门,嚼碎淀粉的快感溢满小小的嘴唇……

  有时候为了摘狮栗子,我们的脸上被擦伤,手背刮出血,衣服被刮破,回家后屁股上少不了挨父母的扫帚疙瘩。 但小孩子不长记性,我们经常好了伤疤忘了痛,头天挨了打,第二天去放牛时,又在狮栗子树上爬上爬下,乐此不疲。

  那时候虽然穷,父母给我们买不起营养品,但吃着狮栗子,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我们也像山林里的野树野果一样,逐渐长大成人。

  一直不知道狮栗子的学名叫什么,长大后读了大学,看病行医之后,才在《中华本草》上查到它的相关记载。

  狮栗子,别名锥栗、米锥栗、勒翠,学名叫栲栗,为壳斗科植物桂林栲的种子,常生于海拔200至500米的山地或谷地中,与常绿阔叶林混生。性味:甘、性平,主治:补肾、健胃,主肾虚、痿弱、消瘦乏力。

  前些年大力发展经济,有的地方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滥砍乱伐,山林和植被受到严重破坏,儿时的狮栗子几乎绝迹,童年的欢乐也随之远去。

  近几年整顿治理生态环境,一片片树林长了出来,家乡的天开始变蓝,水开始变清,山开始变绿。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儿时的狮栗子也将回到我们的欢声笑语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