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童 年 剃 龙 头
2019-03-12    段德珍    黑龙江林业报

  

  农历二月初二,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传说是龙抬头的日子,民间的老百姓都非常重视这个节日。老百姓都会在这一天剃龙头,祈求神龙赐福。

  民谚有“二月二剃龙头,一年都有精神头”“二月二龙抬头,大人小孩要剃头”之说, 民间也有“理发去旧”的说法。

  说起童年二月二剃龙头的往事,仍印在我的心中,历历在目。

  那时候,我家住在林区的小山村,没有理发店,人们理发都是林场派来的流动理发匠给理。林场职工剃头有理发票,而我们小孩子理发每次收费是一角钱。

  二月二这天,村里的理发匠查师傅背着个装理发工具的绿帆布兜子就来了。查师傅刀条子脸,面黄肌瘦,一双眼睛鼓鼓的。他的理发工具很简单,一把手动的推子、一把剪子、一把木梳、一条黑色磨刀皮子、一个白布围裙,外加一个掉漆的铁质洗脸盆。

  那时候老人说:“正月里是不能剃头的,剃头死舅舅。”等到二月二这一天,大人就会督促孩子们赶紧去剃头。

  那时,我们村子的孩子有四百多个,在职工大食堂排队等剃头。男孩子剃头,也有少数女孩子来剃头的,组成了一道壮观的风景线。

  这天,父亲也催着我们哥几个去剃头。我不愿意理发,父亲就拽着我去。我是害怕他手里锋利的剃头刀子,所以,每次去理发我都满心不愿意,而又拧不过父亲,不听话就会挨巴掌的。

  当排到我剃头的时候,剃头匠的手都累哆嗦了。听着推子在我脑袋上“咔吃咔吃”的剪着,我心想,千万别再碰着我的耳朵啊!没想到,正冲着我的话来了,剃头匠手一哆嗦,推子的齿一下子夹着我的耳朵了,血顿时顺着脸颊淌下来了,吓得剃头匠赶忙擦。我大叫着不剃了,父亲按着我说,出点血怕啥的,总算把头给剃完了。

  从那以后,我很少去剃头了。后来父亲狠了狠心花钱去山下小镇买了一把推子,自己学着给我们理发,也许是为了省点钱吧。

  有时父亲为了省事,或许为了延长理发时间,就给我的头剃成“葛优”。我不高兴,他就自圆其说,光头多好啊!凉快,又不生虱子……我细想想,还真有点道理。

  到了二月二,母亲一大早就把水烧好,备好肥皂,父亲便把我们从被窝里叫出来,说该剃龙头了,这回不给你们剃光头了。他拿着推子在我们的脑袋上随意修理着。有时像割韭菜似的推着,有时推子不好使夹薅头发,疼得我嗷嗷叫,父亲就会说:“臭小子,邪乎啥,能咋疼啊?挺着点!” 剃完头,父亲就抽烟去了。母亲安慰我说,你爹的剃头水平会慢慢好的!并用毛刷帮我清理衣服领子里的头发茬子,给我脑袋打了肥皂洗净,用木梳把头发梳梳,然后说:“看我的三儿子,多漂亮啊!”这时我对着镜子照照,剃的还行。

  后来,父亲的理发水平逐年提高。村里的一些大人孩子常来我家找父亲理发,父亲从来分文不取。我也由打怵剃头,变主动让父亲按时给我剃头。特别是腊月或二月二,父亲把他的理发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甚至超过了理发匠的水平,受到村民的好评。

  1964年秋天,父亲在修冬季采伐公路时不幸殉职,那年我才十二岁。

  一晃,父亲离开我们几十年了,但童年剃龙头的往事仍让我难以忘怀。

  如今,“二月二,剃龙头”会给人们带来好运的说法,仍在东北民间流传,我想,这也许是人们对自己美好生活的一种祈盼和向往吧。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