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林区往事:东北林区号子
2020-09-25    周万常    山河屯林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林区没有机械,人们全凭笨重的体力劳动把木材搬运下来。在繁重的劳动中,都呼喊着号子,像慷慨激昂的歌声,划破了幽静的山谷,唤醒了沉睡的山林。工种不同,号子也不一样。

  

  在东北林区,号子最单纯高亢的是喊山。采伐工每逢伐倒一棵大树之前,都要喊山。根据大树生长的态势,确定树倒方向,发出顺山倒,横山倒或仰山倒的呼唤。“顺山倒了”———树根锯断以后,一棵参天大树,带起一阵风啸,扑嗵一声倒下了。地动山摇,树叶乱飞。余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着。伐木工说,喊山是前辈传下来的,在过去的传说中,喊山是向山神爷打招呼,树是山神爷的臣民,人们把它带走了,应该告诉一声。喊山一声延续下来,今天把它定为安全措施,树倒之前喊山是让人们躲开,避免出事故。

  

  归楞的号子婉转悠扬。归楞是把山上串下来的木材,按长短、粗细归成楞垛,等待装车外运。径级大,分量重的不用抬,归在楞底,其余的归成大垛,所以抬着中不溜的木头尽情的抒发自己的情感。在寂静的山林里,很远就能听到他们悦耳的号子声。

  如果说归楞的号子是抒情的歌曲,那么装车的号子则是雄壮慷慨的交响曲。它使人步调一致,唤起每个人的英雄主义情感,召唤人们拼搏奋进,有不成功则成仁之气概。

  

  只听号头一声“哈腰挂呀!”抬木头的八个人身体猛地向上一拱,只听蘑菇头,卡钩,把门一阵噼啪地响声,木头慢慢地动窝,抬起来了,他们像八个勇士,脸憋的紫红,青筋在太阳穴上蹦跳,脸上的汗珠像水往下淌。号子声从胸膛里迸发出来,雄浑悲壮,迈着寸步,一点点的向前挪动,脚下大地仿佛震动了,发出“嗵嗵”的响声。

  奇迹发生了,这棵特大木头终于抬上车,大伙悬着的心,像一块石头落地。

  

  

  

  

  《抬木号子》

  

  (领)哈腰挂来!(合)嘿!

  呦号嘿呀,嘿!

  蹲腿哈腰,嘿!

  漏钩挂好,嘿!

  挺腰起来,呦嘿!

  嘿嘿嘿,嘿!

  推位个“把门”嘿!

  不要个晃荡,嘿!

  往前走哇!嘿!

  呦嘿!嘿!

  老哥八个,嘿!

  抬着个木头,嘿!

  上了个跳板,嘿!

  呦嘿!嘿!

  呦号嘿!嘿!

  找准个脚步,嘿!

  多加小心,嘿!

  前边个拉着,呦嘿!

  后边个催着,嘿!

  前拉后催,嘿!

  这就上来啦。嘿!

  哈腰撂下!嘿!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