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不同时光不同年
2021-01-11    赵富    
  过年时,谈年。
  人的一生,是个漫长的旅程。年,则是驿站。一年又一年,一站又一站,最终到达旅途的终点。
  一个人,对年的定位,分几个阶段。每个阶段,又反映出生命脉络的某一个特征。阶段性的年,则是人生驿站更替的心态写照。
  一年,是一日的积累;一日,是一年的片段。365天,对每个人而言,时间都是平等的。但对年的心情,则尽不相同。阶段性的年心情,便是诠释年的注脚。
  过年的脚印,在人生的旅途上,留下匆匆的痕迹和深深的眷恋。苦涩和幸福、希冀和失望都交织并存在年里。像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一样,复杂的心情总是结伴而来又搭伙而去,珍藏在心里的只是剩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孩提时,盼年。
  我是个农村孩子,对年的盼望其实很简单,单纯到也就几件能玩的物件和几口能吃的美味即心满意足了。因只是个小屁孩儿,并不知道什么是年。只明白过年姐姐们盼花衣服、红头绳、玩嘎拉哈,而我们小蛋子则盼吃好嚼咕、放几个小炮仗、拎小灯笼满街串、井沿旁滚冰山;但我与弟弟们还有所不同,愿意过年买本小人书或“读读墙”(报纸糊的墙)或看年画等。那时候,一个钢板儿的压岁钱,便能让我乐得屁颠屁颠的,而并不是年年都有的事。当年屯里人生活都很贫困,平常日子锅里看不到几滴油星,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顿饺子。至于过年买本小人书,我都是平时捡点碎绳头子、碎布衬挠子攒下的几分钱。还有那些“读墙”“看年画”也不是经常有的,有时过年糊不上墙,就根本没地方“读墙”“看年画”了。不过,虽然生活穷困,却困不住我幼小的心;虽然天气寒冷,却冻不住我放飞的梦。年,虽没有太多的好嚼咕,但总比平常日子强些。在过年吃口饺子时,我心里曾一度产生过幼稚的想法,要是天天过年该有多好呀!年的脚步,跟不上我要飞的翅膀。一年里,总闲乎年来得太慢,总觉得时光抻得太长,盼望的心情像场煎熬一样。盼年,期望过上好日子;盼年,植根于幼小心灵的土壤里。
  
  少年时,追年。
  农村的年脖子很长,出正月到腊月,漓漓拉拉到二月。时间长点好追,年和年之间的距离便缩短些、拉近了些。但还是非常清亮的觉得,年来得很慢,走得却飞快,热闹几天不打招呼就走了。少年的心,还没热乎够,恨不得把年留住永远不它走掉,省得一路追赶费劲受累的。上学了,我的书包里也珍藏着年,书包里的小人书是年的最好礼物。其实,年的门槛并不高,又很平等。记得那时民间流行几句嗑: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有钱没钱,豆腐过年;有钱没钱,一样过年。你吃猪肉行,他吃豆腐也可,年是不挑剔你的舌尖是有油还是没油的。父亲有句话也常挂在嘴上:年节好过,平常日子难熬。虽然我当时不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及过年时的心情,但实际上我们的生活还是追赶着年行走或是被年追赶着继续前行。特别是学会算术的加、减、乘、除法后,我就经常板着手指反复计算,还有多少时光多少日子就过年了。哪怕是门外寒风刺骨、大雪纷飞,我们在房后的雪凛子玩雪趣游戏,心里还依然照样编织着浪漫的辛苦的追年的梦。心在追年,是追逐着幸福时光。一个人的成长,在追年中显示放大倍数。过年了,父母夸我对联写得好,母亲夸我烧火烧得好,而姐姐夸我饺子包得好。包饺子时,姐姐还在馅里放个钢蹦儿或甜枣,结果都让我给咬了出来,全家人都夸我运气好。母亲特给了奖赏,钢蹦儿不收回就当压岁钱了。果真,开学考试语文得了全班第一名,老师还在班上按范文宣读了我的作文。此时,我对年的面目认识理解逐渐清晰了,原来我追逐着年是在涨知识,我追逐着年是在寻找外边的未知世界呀!
  
  青年时,渴望年。
  待中学毕业后,过年的心情并不像少年时那么追星赶月似的急切,期盼值也不那么高涨了,不过还是或多或少地留存着孩提时盼星星盼月亮似的些许渴望。有时两者会交结在一起,有时两者迭次出现。不过,过年的心情倒是走出“青涩”,“成熟”了不少。起初回乡务农,一腔热血,异想天开,总想打拼出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脱离实际,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那会儿,自个像着魔了似的想当什么作家,挣脱出农村繁重劳动及恶劣环境的枷锁,但社会冰冷严酷的现实却像棒子一样,一次次揍得你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人在无奈中的坚守,是需要咬牙挺住的,似乎写作于我已如清水和空气,大有淡淡相守、不弃不舍的劲头。但人的生存首先需要经济基础的,生活逼迫着你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笔,外出打工养活一家老少。人漂泊在外,更渴望过年回家,渴望和家人团圆,与父母、妻子、儿女在一起,虽然是短短的几天,也就足矣。只有年,才能定位出回家的方向、路线、距离,寻找到在家的温馨、幸福、感觉,而其它时间,则是围绕着家而漫长的漂泊、挣扎、奋斗。困难时,有朋友的帮助和支持;成功时,有家人的鼓励和鞭策。只有在家里过年,才能找到继续前行的目标和动力。每近到年关,心中便萌动的那份亲情、爱情、感情,早就飞到家的方向,进入年的角色。想急切地见到父亲母亲、岳父岳母、爱人孩子、兄弟姐妹、乡里乡亲。浓浓的亲情和乡情,像干柴烈火一样烘烤着我。年的强大诱惑力,让我的渴望升华到极致。在年里,在家里,把打工的快乐和苦愁,哪怕是只言片语地向爱人叙说,我的心便就坚强许多、又踏实不少,为再次从年的驿站迎风斗雪的出征,从温暖的热被窝儿走向诗的遥远,而增强或垫厚足够的底气和信心。渴望年,是我心中热能量大卡的释放。
 
  中年时,恋年。
  人到中年,是人生的爬坡的时段。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上有老、下有小,事业也进入黄金季节。中年的年,是个非常留恋、依恋的角儿;人到中年,让我感受到杏花微雨的惬意与芬芳,骨子里生出对年的珍重与在意。如果说家是温馨的港湾,那么年就是港湾里的春风。有了年,才彰显家族兴旺,心地踏实,事业成功,和谐幸福。中年而立,家是后方,年是支点。年又是支圆规,围绕365天规出个大圆,量出我们一年圆满的圆周率,量出从圆心到边缘的半径尺度。中年脚步艰难,年是承载岁月负荷的基础及支撑点。父亲的鼓励,妻子的叮嘱,成为我日后奋斗的原动力。孩子们围着爷爷奶奶欢声笑语,我肩膀便扛起一老一小的重担。年是我心中之恋。珍惜过年的时光,就是珍惜爱情、亲情。每当过年,我和爱人领着孩子,都要先看望父亲母亲、岳父岳母。坐在热乎乎的火炕头上,把事业的成败,把心中的苦乐,向四老说说。中年,几经打拼,离开了农村,住进了城里,换了户口本,过上了幸福生活;中年,年龄“成熟”了,事业“成熟”了,年也增添了些许成色。人到中年,愈发觉得人生与年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在喜悦与挫折、快乐与痛苦中,简单素淡、安静从容地拥抱,碰撞出荷风的幽香和悠远的乡愁。有时候,心中偶然蹦出来个想法:当年的年,好像是一帖膏药,我们回到家,热乎乎地贴在爸妈身上;如今的年,好像还是一帖膏药,孩子回到家,又暖融融地贴在我们身上。年的主角在更替转换着,但恋年的心情却永远不能改变。恋年,恋我们有滋有味的生活;恋年,恋我们中年创业的艰辛!
 
  老年时,“怕”年。
  “怕”年,涵盖两个大范畴:一是在特殊的年代,日子穷困没钱,年成为一道关卡,父辈们很“怕”过年;二是日子过好了,年却催得人一岁一岁的老去,走向生命的黄昏阶段,现在又轮到我们“怕”过年了。也就是说:年少时过年,闲年慢;年龄老时过年,怕年快。年轻时过年,我和爱人领着孩子聚在父母身边;年龄老时过年,孩子们又纷纷从天南地北回来聚在我们身边。怕年,而不是不想年。想孩子,想团聚,一年里忙忙碌碌,只有年才能聚在一起。难得呀!我一颗不老的心,总想留住年,留住美好时光。想起人生的阶段年,心里又矛盾着呢。总觉时间过得太快,如果生命能返回,事业少走些弯路,一路更会圆满成功些、风景更美些。但是,世界上没有那么些后悔药。一辈子,日子熬到今天也算可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往前看有一排人,往后瞅也站着一大队。从农村到城市,有房子有车子,虽然票子不多,但孩子们却也都很出色,有当老板的,有出国深造的,这是我值得骄傲的一点“老本”。孩子的教育,流淌着父母的心血。虽然不能老挂在嘴上,但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时令半早的那种自豪感便油然而生。一辈子,难得子孝孙贤,只有孩子出类拔萃,省心捞印,才是晚年的最大幸福。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每当走在大道上,我心里就偶尔有一种优越感跳跃出来显摆,同时也另有一种“老得啃不动黄瓜”的情绪折腾过身体的“三高”。有时心里冒出了些失落感,人一到口了,在社会上没啥竞争力了、没多少影响力了;有时回忆过去的一些事情办得也有些欠妥,人一到口了,却再也没有机会去重做了;有时感觉50后生不逢时,出生赶上挨饿、上学赶上文革、毕业赶上上山下乡,人一到口了,啥都时过境迁了,等等。不过,虽然“老情绪”时而袭上心头,但在自己身上却是昙花一现便消失了。经过几个“年”洗礼,让我醒了腔,让我静了心,让我不忘初心,让我牢记使命,让我仔细地思考着这些“老”问题。其不然,年岁大了是历尽沧桑、阅尽人世的佐证。记得王朔说过:谁没年轻过呢。是呀,人一到口了,要心胸开阔,性情豁达,端正心态,减少浮躁,把晚年生活中的每个年,过得轻轻松松、平平实实、快快乐乐,这又何尝不是我们这群老年人幸福人生、桑榆唱晚的真谛呢。
  
  人生中,总结年。
  人生,是一条长长的路。这头是生命的起点,那头是生命的终点。孩提时,盼年;少年时,追年;青年时,渴望年;中年时,恋年;老年时,“怕”年。各个阶段年的节点,组成人生的一组长镜头。当你想他时,他慢条斯理,请都难快上一步;当你不想时,他却又来得很快,很突然,让你猝不及防地就走到了你的面前。但不管如何,是否有准备或无准备,人们的想象又难以阻止年的脚步,他该来还来,该走就走,我们只能束手无策的面对,让年任意调剂着不紧不慢的时光。
  年,是驾马车,拉着时光不紧不慢地走着。一代一代的人上车,一代一代的人坐车,一代一代的人下车。人生的各个阶段,让年有机地衔接起来。最终,我们每个人都会被马车送到高高的烟囱里,在哀乐声中完成平行长度的人生旅程、爬上垂直高度的人生顶峰。唉,我感叹,人的“上车”“坐车”“下车”各阶段,又都是年撵出的“祸”呀。所以,人生的各个阶段,又何尝不在年的马车上,饱餐沿途的风光美景,把一个个驿站当做宽心的纽带,不在乎年的无情和岁月的残酷,惬意自然地推进生命的过程,那一定会给你的生活增添无尽的甜蜜和无穷的快乐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sgzwgk@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